笔趣阁 > 山花烂漫时 > 027、干到干死
  正这时候,钟秀从村委大厅里走了出来,站在门口,把黄姐的话听了个十全十。黄姐瞥了钟秀一眼,没什么好气,就要往厨房里走。这个耿老师肯定也是被钟秀给勾搭了,所以才这么帮莫家。听人说,耿浩大晚上的送钟秀回去好几次呢,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大晚上在村委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  耿浩见钟秀表情阴沉地走出来,刚要解释的话暂时咽了回去。钟秀听到黄姐的话,扯出一个温和的笑来,脸上看不出半点不高兴。

  “黄姐,你听谁说的耿老师要给我们九九补习啊?我都不知道。”

  黄姐停下,大老远对着钟秀道:“你大姐自己说的,村里都晓得了。”

  耿浩沉了沉气,拧眉想着这事儿怎么解决。也递给钟秀一个眼神儿,让她不用管。昨天他答应钟灵的时候,钟秀还在村委待着,根本没回去,看来也是不知道这事儿。钟秀没理会耿浩。

  “大姐那是瞎说的。耿老师可没答应,是不是,耿老师?”钟秀直接把问题甩给耿浩。黄姐也目光质疑地看向耿浩。耿浩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,但钟秀给他的眼神肯定,他犹豫两下,只能先顺着钟秀的话点头,“啊,是。我开补习班的事儿,可能也是个误会。”

  “这样啊。”黄姐的神情一下缓和了许多,又重新笑了出来,“那远成和远胜你不也教着呢吗?要不,再多带我们李燕一个?”

  “黄姐,远成和远胜,我只是答应他们学查字典,他们这也基本上学会了,后面我是不再教了。因为已经和莫主任那边答应了,所以就只帮莫远书补习英语了。而且,下个学期开学要开英语课,我这个暑假得把课都准备好,实在没精力再帮一个学生补习。咱们村儿的孩子都认真,只要平时在学校好好学,假期不用专门请老师补习,可以自己在家里看看书,认真地把暑假作业给写完,这些有家长监督就可以了。家长没时间,就培养他们独立学习的能力也是可以的。”

  耿浩说了一连串,把道理都讲尽了。黄姐听着不全懂,反正知道大概意思就是说,黄九九莫远成和莫远胜那几个孩子耿浩没在帮忙补习了,唯一一个在补习的莫远书,还是莫主任给了钱的,现在耿老师忙,也没时间再帮别的学生补习。这话,让人说不出一点偏心,黄姐只能罢了,面子上还得说过去。

  “耿老师不愧是大学生,说话就是有理。我回去就跟大哥说,让他们自己看着燕子,让她假期自己学习,培养那个什么独立什么学习的能力。”

  耿浩笑着附和:“是。”

  “行了,黄姐都知道了。黄姐这就去给你做饭去,你赶紧去河边洗洗吧。秀秀,你一会儿也要一块儿吃吧?”黄姐的脸真的比翻书还快,刚刚还不待见钟秀,这一下子又笑眯眯的。

  钟秀也没计较,仍旧笑着:“正好没吃,麻烦黄姐了。”

  “不麻烦,顺便的事儿。你们忙啊。”

  黄姐说着就进了厨房。耿浩帮她把水提到厨房才出来,出来就直奔了村委大厅。钟秀正坐在大厅的柜子后面,手里在用白纸折着纸鹤星星什么的,很是悠闲。

  耿浩问:“你来这么早就是折纸鹤,折星星的?”

  钟秀朝他一笑:“这没上班,干什么都行。”

  耿浩心说,到了上班的时候,你没事儿还不是在各种闲玩?这些话,他也就肚子里想想,表面上还是很诚恳:“刚刚谢谢你解围……”

  话说一半,钟秀朝他嘘了一声,指了指左边的墙壁,像是在示意隔墙有耳。耿浩哭笑不得,这搞得跟地下接头似的。钟秀抿唇笑了笑,轻声说:“昨天大姐给你添麻烦了,我不知道大姐给你提了那么无理的要求。我已经跟大姐说过了,你不用帮九九补习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耿浩有些感激地看钟秀,她居然这么明事理。那她今天来这么早就是为了说这件事?刚刚的场面是她碰巧遇上还是早有预料?

  “我们这儿的人就这样,你也别介意。以后大姐都不会跟你说些奇怪的话。”钟秀继续给耿浩定心丸,“再说了,我也是个大学生,九九学习上有问题,不找我这个能免费补习的亲小姨,来找你这个要收费的补习老师,也真不知道怎么想的。”

  耿浩被她最后这句话逗乐,心里也舒坦了不少:“还是跟你说声谢谢,又麻烦你帮我处理问题了。”

  “这是我大姐引起的,应该的。你不是还没洗脸?赶紧去吧。”钟秀催促着,忽然目露狡黠,“虽然现在不是晚上,但你也要小心金兰河里的金兰。”

  耿浩道:“不得不说,你编故事的能力真好,一点也不像是学金融会计的。”

  耿浩后来也问过了,那条河确实是叫金兰河,为什么叫金兰河,传说是因为当初建莫村的人是一对结拜兄弟,一个姓莫,一个姓黄。为了纪念他们,所以这条河叫金兰河。明明是个友谊深厚的故事,到了钟秀嘴里,硬生生成了个恐怖故事。

  “我从小就学语文学的好。”钟秀毫不知羞地自我夸赞,脸上依旧是那般温温和和。耿浩能知道这个故事是她编的,那肯定就是自己去打听了的,他能去打听也一定是相信并且被吓到了!这么一推理,钟秀笑意更甚。真是个老实的!

  “别在这儿陷害语文科目了。”可能是多次和钟秀交流,熟悉了许多,耿浩跟她再聊天时也少了些拘束,忍不住回了一句打趣儿的话,转身就走了。

  ……

  金兰河的传说,钟秀是骗了耿浩。但是另一句话没骗他,那就是,莫村一到七八月份就会很惨,是真的惨。

  那天停水后,耿浩以为第二天就会来水,结果并没有。他不得不下河提水回房间擦澡。有些大老爷们儿直接就带着自己的小崽子在河里洗起来了。耿浩本来也想加入他们,但想着自己才来这个村没多久,还是先收敛些比较好。

  第三天依旧没有水。耿浩就开始盼下雨,谁知一连五六天都没下雨,耿浩彻底告别了自来水。因着高温,河里的水位都降低了不少,田里的土也干了,菜也蔫儿了,再晒下去就要毁了。莫村上下,都急着很。如果可以,他们都想搞祭祀活动,祈求雨神到来。

  这天,村里突然激动起来,因为上面的那个村下雨了!想着阴云就要下来,大家都等着一场大雨好好凉爽凉爽。耿浩也很高兴,他快被晒晕了,每天脑袋都不清醒。他的状态和田里怏答答的菜好不了多少。在房间里只想平躺在床上,因为村委体谅他,给他弄了一床凉席。可是补习加备课,让他根本不能进入夏眠,瘫在床上。

  谁知,上面那个村儿的雨下完了,莫村也没迎来一滴雨,连一片乌云都没有迎来。抬头望天,晴空万里,太阳肆意地炙烤着莫村这片土地,土地上是一片哀怨之声。又过了两天,村里又是一阵激动,因为下面的那个村子也下雨了!耿浩这回也更加期待。上面下雨了,下面下雨了,他中间这块儿,也该下一场大雨了吧?

  天上的太阳笑着他们的天真。下面那个村子的雨下完了,莫村还是没有半滴水。耿浩躲在屋子里,根本不想再出门,一出去就有见光死的趋势。不是说全世界都用的一个太阳一个月亮吗?为什么莫村七八月的太阳要比其他地方的毒?上面的村子下过雨了,下面的村子下过雨了,他们莫村就是不见半滴雨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莫村是被诅咒了?

  耿浩满头问号的时候,明显黑了一两个度的钟秀意味深长地告诉他:“要习惯,莫村每年都这样。”

  耿浩都不想叹气,呼出的气也是热的。而且看着钟秀,他也没有叹气的资格。他每天只有从莫主任家回村委的时候遭受十几分钟的太阳毒烤,钟秀却是要经常地跟着主任和支书在村子里上下跑。钟秀已经换了发型,每天把头发扎起来,绑成一个丸子头。看起来更加精神了,但她也能全方位享受日光浴了。

  正当耿浩不再对下雨抱有希望的时候,有天夜里,突然闪过闪电,接着响起了巨雷,然后狂风大作。他开着的窗户被吹得磕来嗑去,连连发出巨响,耿浩从梦中惊醒。面对这样的情况,知道大雨要来了,激动地赶紧锁上了窗户,等着大雨倾盆而至。

  果不其然,过了不久,外面哗哗啦啦的响起来,雨大的就跟天上破了个大洞,天河水泄下来了似的。耿浩坐在床边,听了会儿雨声,感觉屋里的温度都降了不少似的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把这连日来的热气儿和烦躁全吐了出去,倒头躺在了床上,伴着雷雨声,很快睡了过去。这是他这一个月来,睡得最好的一晚上。

  大雨一直下到了第二天早上,虽然比夜里的雨势小了些,但也是大雨的雨水量。耿浩一打开门,就是一片湿热铺面而来,全身快要干涸的皮肤都像是被滋润了,耿浩感觉舒服多了。正当他舒畅地站在门口看雨清醒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。耿浩打开一看,是黄校长家里的座机,耿浩连忙接了。

看过《山花烂漫时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