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山花烂漫时 > 049、堆雪人
  黄姐早上给耿浩煮的也是黄酒,里面打了两个鸡蛋,还给他炸了两根油条。黄姐做饭的手艺也是不错的,论起来是能和钟灵比一下的,要不然当初莫主任介绍的时候也不会说,黄姐是村子里做饭最好吃的。但相比较起来,耿浩还是更喜欢钟灵的厨艺。

  九点多的时候,莫村儿的孩子都起了床,看见外面存了雪,一个个激动的不得了,直在雪地上打滚,还开始了打雪仗。耿浩正躲在屋子里听歌看书的时候,就听见外面突然嘈杂起来。

  “呀,谁把这儿的雪给扫了!”

  “不知道,不过旁边的还是没动,也可以玩。”

  “我要堆一个大雪人,你们谁也别想跟我抢!”

  “我也要堆雪人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耿浩透过结了霜的窗户往外瞄,看见一群孩子在雪地里跑来跑去。

  一个个的脸蛋都被冻到皲裂,鼻头红彤彤的挂着鼻涕,看着就是被冻得难受,但他们依旧活力四射,在雪地里跑来跳去,踩下一个个脚坑,然后用双手团着雪球,等团大些了就直接放在地上滚,直到滚得有半人高才停下,用手在雪球上拍打,把雪都给拍实了。原本圆圆的雪球也变得坑坑洼洼,上面还都是手掌印。

  耿浩正看的出神,一对手掌猛地拍在他的玻璃上,一张脸就贴到了玻璃上。皲裂发红的小脸蛋,乌黑的双眸,清秀的模样,除了莫南没别人。随着他的呼气,玻璃上的霜是在化了,可又起了一层白雾。因为他,玻璃一会儿透亮一会儿结雾的,极具动感。

  “耿老师。”莫南扒在玻璃上,边嬉皮笑脸地叫,边敲打着玻璃。耿浩只能听见他的闷响,暗道莫南这个调皮的,把耳机一取,起身就把窗户的铁栓抽起来。莫南知道耿浩要开窗户,立马跳到一边儿,等耿浩把窗户推开,他又重新扒了上来,抓着窗户木框,小胳膊一使劲整个人都撑了起来,脑袋探进房中,努力地看耿浩桌子上有些什么。

  “耿老师,你在听歌啊?”莫南盯着耿浩的随身听就问,“你在听啥歌呢?”

  耿浩看着他的动作,害怕他一个支撑不住仰头倒下去,不答反说:“你下去站好了,别压窗户,小心摔了。”

  “没事儿。”莫南说着,身子往里一冲,半个身子进了屋子,然后双手胳膊一收,腹部就压在窗户木框上,像个天秤在耿浩面前保持着平衡。

  耿浩差点没被他吓得心脏骤停,看着他窗外那一半儿还是要长些,整个人要溜出去,立马伸手就把他的上半身稳住,两只手又迅速放到他腋下,掐住他的身子,把他整个人举了起来,拉进屋子里。

  莫南也很配合,抓着耿浩的胳膊就往屋子里缩,双膝往他桌子上一跪,整个人算是进来了。莫南又折腾了两下,一双脚在耿浩的桌子上乱踩,在耿浩的书本上留下半个半个的脚印。甚至还觉得这样钻窗户进屋的行为很有趣,一直咯咯直笑。

  耿浩脸色黑沉沉的,忍住揍他一顿的冲动,把他从桌子上拎下来,等他站稳这才去检查自己的书本,那些脚印是抹不去了,耿浩深呼吸几下保持镇定。想想自己当年也是个熊孩子,他们只是孩子,他们是祖国的花朵,自己得忍着,不能和他们置气,忍着!

  正好窗户大开着,冷空气呼呼地往里灌,把站在窗口的耿浩吹了个透心凉,也算是给他降火了。这种降火的方式实在是太自残。耿浩缩了缩脖子,迅速地将窗户重新拴上。

  “耿老师,你屋子里没火盆啊!”

  莫南在耿浩的屋子里直转悠,碰碰这儿动动那儿的。虽然耿浩的屋子他来过很多回了,但每次来还是跟没来过一样,看哪儿都新鲜,看哪儿都想摸。

  冷空气被关在窗外,室内的温度又在上升,耿浩又有了要丢莫南出去的冲动,但也只是把他拎到了桌边儿。

  “翻窗户危险的很,下回不能再做这种危险动作了,知道吗?”

  莫南看耿浩表情严肃,善于察言观色的他立马乖乖地点了点头,很是认怂地往耿浩身上蹭:“下次我不翻了。”他现在在耿浩的屋子里,这里面就他们两个人,门窗还被锁了,如果耿浩生气打他,肯定都没人能进来救他,他还是乖点比较好。

  耿浩看他这么乖,心里的火气也消了不少,把他一提,让他站好。好好的一个小男生,就是太爱粘人,也不知道跟谁学的。

  “耿老师,我进来喊你跟我们一起堆雪人的。”莫南嘿嘿一笑,说明刚刚的用意。

  面对莫南讨好的笑脸,耿浩实在发不起火来,只是提着他的后领往门口走:“下次直接在窗户外面说。堆雪人我就不去了,你们好好玩儿。”说着,耿浩就把门打开,把莫南推了出去。

  莫南眼疾手快,在耿浩松手的那刻,立马抓住耿浩的胳膊,双脚一定,身子往后压,像拔河一样要把耿浩拔出去,还累得不行,咬牙切齿地吼着:“不行,你得跟我们一起堆。”

  外面正在各玩儿各的孩子一见这情况,立马也涌到门口,一双双手抓住耿浩的两只胳膊,死活都要把他拉到雪地上。耿浩没法,只能跟着他们走,但又不能走的太快,还得挣着力。他要是一下子到了他们那边,他们一群都得摔个屁股墩儿。

  “好好好,我跟你一起,你们先放手,一会儿摔着了。”

  一直挣扎着到了雪地上,他们确信耿浩不会回去了才一个个松开。他们松一个,耿浩就减一分力,保证不会有一个孩子摔倒。耿浩这边照顾着他们的安全情况,他们为了截住耿浩的后路,直接跑到耿浩门前,一把把耿浩的门给拉上。

  “哐”的一声巨响,耿浩机敏地转身看过去,瞬间愣在当场。村委除了厨房用的是铁锁,其他房间的门用的都是防盗门,还是从外面拉上除非用钥匙是打不开的。然而,他的钥匙现在在房间里,窗户刚刚也被他给拴上了,今天冬至村委人放假。他刚刚出来还没来的及穿袄子,毛衣穿在身上根本挡不住寒气。什么叫欲哭无泪,他现在就是。

  “耿老师,我们还差个脑袋,你帮我们堆!”

  面前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儿,很是兴奋地继续邀请耿浩堆雪人。

  耿浩不想扫他们的兴,但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什么:“你们刚刚把我的门锁上了,我没带钥匙,现在进不去了,怎么办?”

  那些孩子一愣,面面相觑,不多会儿就开始相互责怪,指着到底谁是关上门的那一个,非要推一个人出来认错。耿浩等了会儿,正准备开口的时候,莫南跳了出来,抱着耿浩嬉皮笑脸地讨好:“莫主任那儿肯定有钥匙,我去帮你拿钥匙。”

  “我也去帮你拿。”其他孩子也异口同声地说着。

  在耿浩做出决定之前,他们已经在莫南的带领下,跑下了山坡。莫南皮是皮了点,但是个能承担事情的,而且答应的事儿一定会做到。回想之前种种,耿浩忽然坚信,当真是没有人性本恶的,没有一个小孩子是坏透了的。莫南是这样,张大飞也是这样,他们皮上了天,但有着自己的坚守与闪光点。

  耿浩去了坡下面,坐在小卖铺老板的门前,烤着火看他们几个中老年人在一块儿下象棋,等着那群孩子拿着钥匙回来。

  “他们这群娃干啥去了?”一个大叔问耿浩。

  耿浩笑道:“他们去找莫主任拿钥匙了。”

  大叔看耿浩穿着单薄,像猜到什么,脱口而出:“把你的门儿给锁上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这群娃就是混,特别是那个莫南,一天到晚就知道惹祸。耿老师,他们再惹祸你就打一顿,自己不好意思打,就跟他们的爹妈说去,让他们爹妈好好收拾。”大叔说的义愤填膺。

  耿浩勉强扯出一个笑来,一点也不想应和他的话,只是淡淡说:“没那么严重,这个年纪就是爱玩儿,正常。”

  “耿老师你这么软脾气,肯定是要遭他们欺负的。”大叔叹了声,表示对耿浩的担心。

  耿浩只是随意笑了笑,没再接话。

  半局棋下完,耿浩背上就猛地被人给压住,耳边传来莫南的嬉笑声:“耿老师,我们把钥匙拿回来了。”说着,就把钥匙摆在耿浩眼前。

  耿浩从他手上取过钥匙,面子上保持严肃说:“以后还随便疯不?”

  “不了不了。”莫南再次态度良好认错,从耿浩的背上跳了下去。

  耿浩用钥匙开了门,莫南立马就从他手上夺过钥匙,说再还给莫主任。耿浩进门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衣服穿上,把钥匙装进兜里,免得再发生刚刚的事情。无意间回头,就看见莫南扒在门框边,贼头贼脑地盯着他,一双脚抵在门槛外。他的后面,还躲着其他孩子,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他,仿佛在等待被原谅。

  “耿老师,还堆雪人吗?”莫南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。

  耿浩愣了一下,露出笑意来:“你把钥匙还了回来再堆。”

  莫南立马咧嘴一笑:“我马上回来!”他身后的孩子也都如释重负。

看过《山花烂漫时》的书友还喜欢

188bet官方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