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8bet官方网址
笔趣阁 > 山花烂漫时 > 052、有担当的人

052、有担当的人

  “对!”所有的学生点了点头回答。莫北漫不经心地吼着。

  耿浩瞥了眼莫北,道:“来,大家跟我一起读,我读一遍,你们两遍。,冷。”

  众学生跟读:“,冷。,冷。”

  耿浩又教了两遍,仔细地纠正他们的发音,莫北都没认真地跟着念。

  “莫北,你来领着大家读。”

  莫北猛地被点起来,什么都不会地站在原地。

  “上次是不是跟你说了,要时刻做好领着大家读英语的准备?英文歌你都能带着大家唱,只是个单词,你肯定也可以的。”

  莫北沉默地不说话,脸上做出不耐烦的表情,但眼里流露出几分内疚自责来。张大飞见状,直接举手,大着胆子说:“老师,我来。”

  “好,张大飞,你来。”耿浩同意道。

  张大飞盯着周余嬉笑着站起来,脖子一仰,跟要受刑一样,大声道:“扣儿的。”

  其他人暗笑,跟着读:“。”

  张大飞听别人读的跟自己不一样,蒙着看向周余,下一刻涨红了脸,身子扭捏地偷瞄耿浩。耿浩对此已经习以为常,等着大伙儿把张大飞的口音给带对,就继续鼓励张大飞:“张大飞,再多带两遍。”

  张大飞咽了咽口水,又一仰脖子:“扣儿的!”

  “!”大家又故意加大了声音,还做了强调的意思,笑声从嘴角溢出来。

  “张大飞,继续。”耿浩憋着笑继续鼓励张大飞。

  张大飞的脸色沉了沉,左右一看,愣是静下心酝酿了会儿,瞄了眼周余,再次小心开口:“cold……”

  “!”这回大家没再笑话,虽然脸上也是笑的灿烂,却是把张大飞教会了的自豪感,一个个就盯着耿浩等表扬。张大飞发现自己念对了,咧嘴一笑,又成了只猢狲,不等耿浩说话,又带了两遍,再没错的。

  耿浩及时夸赞:“大家读的很好,张大飞领的不错。张大飞,坐下吧,再接再厉。莫北,你要不要试试?你要是带不了大家,以后,带大家读单词的任务,我就交给张大飞了?”

  莫北偏头瞧了张大飞得意的笑的灿烂的脸,心底里顿时有些不平衡,回头看耿浩,视线又被黑板上的那些卡片吸引,卡片上的画都是莫南画的。每天放学后,莫南都要问莫北一遍,有没有在上课的时候看见他的画,还问他画的好不好看。莫北敷衍或者是故意说些不好的话,莫南就开始不高兴,一连几天不跟莫北说话。等莫北把他哄好,他又开始每天问。

  想到弟弟都比自己有出息,莫北硬是把“我不带,给就给了”的话咽了下去,扭捏半天才点了点头,酝酿了半天轻声读了一遍:“cold……”张大飞这个捧场王,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先吊着嗓子跟着莫北念,等他念了第二遍,其他人也急忙跟上。莫北脸上僵硬的表情也逐渐消散了去,撇着嘴压下要扬起的嘴角。

  “莫北,再带着读两遍。”耿浩轻飘飘地又跟莫北说。莫北当即,压着嘴角又带着读了几遍。

  黄校长瞧着课堂都在耿浩的控制当中,心里的大石头也放得稳稳的。转身往办公室回,再次路过二年级的教室,里面还是一片安静,只有莫远成耐心教莫喜的声音。

  “你捏笔不要这样捏,你这写的顺序错了,……”

  黄校长的脸上逐渐浮现出慈祥的笑意,经过一年级的教室,听到里面王大华带着学生读着课文,眼睛一阵湿热,寒风一吹,把他眼里的泪花吹凉,凉的他不得不用手指揉揉眼睛,把眼泪擦去,把眼睛擦热。好啊,好,莫村小学这样才是有希望的小学!

  不多会儿,电铃响起,小小的操场上整整齐齐站满了学生,五星红旗以白灰砖墙的旧校屋为背景,以国歌为背景音,在清晨的光亮中冉冉升起。绳索摩擦着些微生锈的滚轮,发出冗长又刺耳的声响,但又完全被国歌的伴奏淹没。齐唱国歌之后,耿浩再次站在了国旗下的小台子上,看着下面的学生,他已经很难看清最后一排学生的面容了。

  顿了会儿,耿浩熟练地说道:“各位老师同学们,早上好,今天我要演讲的题目是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》……”

  不知道是谁在到处散布关于耿浩的消息,短短一早上,所有的学生都知道了耿浩说了这么一句话,只有他们好好学习,耿浩就会留下来,继续在村子里当老师。为了求证,不知情的学生纷纷涌进办公室问耿浩是不是,耿浩正不知道怎么应对,王大华也在旁边掺和,问耿浩还说了这样的话?耿浩两边都应付不过来,黄校长帮耿浩解围,说:“如果你们好好学习,耿老师就有机会留下来,如果你们不好好学习,伤了耿老师的心,那耿老师绝对是不会留下来的。”

  这话说出来,那些学生只选择自己想听的,直说原来耿老师真的是这么说的,然后一哄出去。耿浩有些埋怨地看校长:“他们会真的以为是那样的。”

  “那有什么不好?他们会因为这好好学习。”黄校长笑的慈爱,说话云淡风轻的,仿佛这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。

  耿浩皱眉:“可我不希望他们的好好学习是因为留下我,这样的话,就算我留下来了,他们以后还是不会好好学。”

  黄校长听出他的埋怨,哈哈笑起来,笑的耿浩一头雾水。黄校长喝了口水,细细道来:“他们只是小学生,我们确实不应该低估他们认事做事的能力,但是,也要考虑他们的认知程度,他们是有无限的创造力,但现在的他们也确确实实是一堆白纸。他们只需要知道这件是做了,就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就行了,你说再多,他们也是听不懂的。”

  耿浩认真听着黄校长的话,仔细想,他们还真是这样。昨天他说了那么一大堆,他们都似乎都是不清不楚的,只一味地知道,如果学习上去了,他们的耿老师就能留下来。

  “一个想要的得到了,如果你还想再激起他们的学习兴趣,就再抛出个小目标来激励。他们现在只适合小目标,一步步的走,立理想只是让他们能有个梦想,在没有小目标的时候,想想自己还有个大梦想,然后再从中找小目标。”黄校长继续说,“等人越来越大,因为思想经历各方面的成熟,才有能力懂得一些大道理,从而自己制定计划,自己设定长短目标。我不知道现在的教育方式,是不是这样的概念,这是我当这么多年小学校长的经验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教育概念是不是这样,但是我觉得黄校长你说的有道理。”耿浩又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,“就是大道理还是要说,但也要把事情简化讲给他们,现在只用让他们知道,怎么做会得到什么,就可以了。”

  黄校长点头:“差不多就这意思。”

  耿浩深深地记了下来,却又觉得哪里不太对。刚刚校长是直接把这个约定给板上钉钉?如果那些学生真的成绩提升,他是真的要根据约定留下来?

  “耿老师,我一直觉得你是个有为青年,说话做事都是负责有担当的。不管结果如何,我代表莫村小学对此感到庆幸,我们莫村小学能拥有你这么一位老师是我们的福分。”黄校长慈爱地笑着,起身拍了拍耿浩的肩膀,拿着课本就往外走,“要上课了,准备一下吧。”

  耿浩愣坐当场,忽然觉得黄校长是个很狡猾的人。这样的把他捧高,不就是叮嘱他一定要信守承诺?

  “耿老师,你真的是个负责有担当的人,加油!”王大华也拍了拍耿浩的肩膀,踩着上课铃就出去了。

  ……

  周一放学,那些孩子都回去把那件事告诉给了家长,很多在意学校命运的家长就极力鼓励自己的孩子,一定要好好学习,一定要把耿老师留下来,为此还加大了对自家孩子学习的关注度。

  钟秀当天下午回去的时候,就看见黄九九很是自觉地趴在桌子前写作业,难得如此认真,钟秀很是奇怪,问她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还是她受了什么打击。黄九九只管自己写着,愣是不回钟秀的话,钟秀就问钟灵,钟灵也是很莫名其妙。

  一连几天过去,黄九九都是这样认真,钟秀猜出她大概也是为了留下耿浩,就问了她,她不是不乐意见着耿老师吗?黄九九瞥了钟秀一眼,别扭半天,说自己不想去镇上上学。钟秀也就笑笑不说话。

  十二月中旬的时候,耿浩坐着黄林的车去了城里,和张南他们约着买回家的火车票。这两天已经有新闻在说,今年的大雪比以往的要早,要大,连南方也是这样。耿浩他们只是感叹了几句,然后拿着火车票放了心,想想即将要结束这边的支教生活,归家过年,他们一个个激动地去了趟南屏山。

  从小在山区长大的耿浩,对山并不是很稀奇,一直听孙赫他们说那山怎么怎么样,来黄杨县一定要爬一次,还以为会有多好玩,结果只是踩着人工铺成的山路登到山顶而已。耿浩很失望,失望之余,只能安慰自己是来锻炼身体了。张南一直生长在平原,趴着山感觉还是很稀奇的,特别是站在山顶俯瞰整个黄杨县,还是很爽的。

看过《山花烂漫时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