蜡笔小说 > 东京绅士物语 >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乌克森谢纳家

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乌克森谢纳家

  就很方。

  乌克森谢纳这个姓氏并不算什么特别稀有,所谓的家族,也并不是那种非常特别的家族。

  要说特殊性的话,天海家要比对方要特殊好几倍。

  但是在来到了他们家里之后,森夏却感觉自己好方。

  在他来到了对方的别墅这边之后,森夏注意到几乎所有人都在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。

  特别是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。

  “你就是天海森夏?”

  老人家打量着森夏。

  “是的。玛丽奶奶。”

  玛丽安娜·乌克森谢纳。

  这是对方的名字。

  不过在森夏和对方见面之后,她倒是让森夏称呼自己为“玛丽奶奶”。

  她和自家的外公年龄差不多大,虽然白发苍苍,但是整个人却颇有风韵,虽然并不算年老,但却又有一种年长者才有的睿智的感觉。

  而对方此时此刻,则在凝视着自己。

  森夏感觉自己挺方的。

  并不单纯只是审视,而是那种好奇、慈祥、亲切、戒心等等心情混合的产物。

  而在旁边那些小辈们的目光,则更加的多样。

  好奇、敌视、无所谓……

  森夏在这个时候,就感觉自己仿佛是在动物园里。

  只不过此时此刻的自己并不是负责参观的那个,而是被参观的那个。

  就很方。

  “你看起来和电视上的倒是不一样。”老人家在电视上看过森夏,“你的口音很棒,我很少有能够看到有东方人的英语那么标准。”

  这里的人说的都是瑞典语,但懂英语的人可不少。

  森夏的产业毕竟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,对方说不定也知道一点。就算以前没有看过森夏的视频,他们在知道这事情之后,也说不定会知道一点。

  “呃,谢谢。”

  “我听说你和丽华以前就是同学?”

  “准确来说是同校。我在高中时代入学的时候,丽华就是学生会长。在毕业后,她进入了东大,我在次年也去了东大。”

  森夏简单的解释了一下。

  明明好像只是询问一下自己和丽华的关系,但我为什么感觉就是有些心虚呢?

  “真了不起。”玛丽奶奶笑道,“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做了这么了不起的事情。”

  双方之间在商业上是没有什么交集的。

  第一个是区域太过遥远,第二个是双方之间的产业也并不是相互有冲突的那种。

  “你平时喜欢吃些什么?”

  诶?

  为什么突然问到了这个?

  而且,我为什么感觉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啊……

  “呃,只要是味道好的,我基本不会拒绝什么。”

  森夏是杂食性生物,只要好吃的,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吃。

  玛丽奶奶听到这句话,皱了一下眉头。

  不过她随后笑道:“这可真有些难办呢,我本来是想要让人做一点你喜欢吃的东西来招待你。”

  “不用那么麻烦,请随意就好。”

  老人家随后又拉着森夏问东问西。

  也没有说什么太过于隐私的话语,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森夏的爱好什么的。

  但不知道为什么,森夏听到了对方的话语之后,却感觉自己这边有些莫名的心虚。

  特别是被丽华娘家全家看着的那个时候。

  “呼,终于结束了。”

  在大家寒暄一阵之后,老人家也终于有些累了,森夏就被安排到了一个客房里面休息,而丽华则在帮森夏搬运行李。

  “抱歉,森夏。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对你的事情那么在意。”

  在说这话的时候,丽华撇开了头。

  显然她这句话并不是那么的真心……

  但森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他只要说:“不用在意。也没有问什么隐私话题。而且我觉得大家都……嗯漂亮呢。”

  别说,丽华老妈的娘家,基因似乎都很不错,无论男生女生都是俊男靓女。

  “你就只注意到了这个?”丽华好像有些小生气的样子。

  “呃,因为大家的颜值都很高,不注意是不行的吧。”森夏赶紧说,“我觉得如果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反而是对大家的不尊重哦。”

  “嘛,就当你说的对啦。”

  丽华说:“我去外婆那里了,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  显然,事情还没有结束。

  “嗯。”

  等丽华离开之后,森夏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躺在了床上。

  空调呼呼的吹着,森夏感觉自己整个人进入了贤者模式。

  这地方真让人挺方的。

  并不是说地方不好。

  实际上,这个别墅所在的地方倒是挺不错的好地方,外面就是一片草原,稍微走一段路,则能够看到海崖,按照丽华说的,如果等休息的时候,还能去骑马。

  “森夏哥哥!”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克丽丝蒂娜跑了过来。

  “唔,克丽丝啊,什么事?”

  克丽丝蒂娜也跟着过来这边了。

  “哥哥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哦!”小女孩反身锁了门,然后爬到了森夏的旁边。

  “啊?”森夏一脸懵逼。

  但就在这个时候,克丽丝蒂娜一下子就把体重压到了森夏的身上。

  虽然克丽丝蒂娜很轻,但这个时候,对方的冲击力却让森夏有一种被压坏的感觉。

  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真还真是危险了……

  “我投降,我投降!”

  森夏赶紧说。

  “不是哦。哥哥说这个是没用的。”克丽丝蒂娜说,“玛丽奶奶刚刚也问了我对于哥哥的看法哦。”

  森夏一下子就感觉自己毛骨悚然了起来。

  “我说我将来要成为哥哥的新娘……”

  听到这句话,森夏感觉一股寒意从自己的身上蔓延了开来,在这个瞬间,他忽然有些理解了老人家那目光的意思。

  但如果这个时候,老人家忽然听到了克丽丝蒂娜的话……我会不会被尸沉大海?

  “……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小妮子的这话,让森夏感觉自己就好像刚刚坐了一趟过山车,而且坐的还是那种超级猛的死亡过山车。

  “如果我那个时候这么说了哥哥对我做过很过分的事情,哥哥恐怕就没办法从这里离开了哦。”

  “不要擅自加戏啊!”

  森夏忍无可忍!

  脑瓜崩!

  “嗷呜!”

  啊,我死了!

  好可爱的声音。

  但是……

  这个妹纸,却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。

  “我可没对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,是你一直在对我做很过火的事情吧!”

  “你看,哥哥这个不就是很过分的事情吗?!”

  虽然被来了一个脑瓜崩。但森夏却觉得,眼前的少女,好像并不怎么生气的样子。

  相反,森夏感觉对方好像挺高兴的?

  这不是森夏的错觉,而是对方的脸上,确确实实的露出了笑意。

  “但是大家对于哥哥的事情很在意,这都是真的哦。”克丽丝蒂娜说道,“我之前有和大家打听过,玛丽奶奶在见过丽华姐姐之后,就一直在收集哥哥的消息哦。”

  “诶?”还真有在做?

  只不过他们家族是来自北欧的家族,对于泥轰的事情应该不会怎么了解吧?

  不,也不完全是这样。

  既然丽华在泥轰,而且丽华的目前也曾经在那边留学,他们至少对这个国家不会一无所知……

  “我说的都是真的哦。我过来之前,正好看到玛丽奶奶在打电话,她打电话的时候,我听到了那边的声音好像也是叫做……‘天海’的样子。”

  天海……

  不会吧……

  难道这位玛丽奶奶还认识自家的外公?

  森夏觉得,这……这还真有可能。

  天海家和欧洲的业务往来这方面,森夏并不是很清楚。但是双方之间是肯定有关联的,这一点森夏很清楚。

  这样想的话,对方真的认识自己的外公什么,还真就有可能的。

  不,说不定也是叫做这个姓氏的其他人呢。

  森夏思索着。

  “啊,谢谢你啊,克丽丝。”虽然这个小家伙有些不靠谱,但这个事情森夏知道了,森夏倒是留了个心眼。

  “真是的,其实我也想要和哥哥在一起呢,被姐姐捷足先登了……”小女孩儿叹息着。

  “……”

  不不不,我觉得我们如果离得近,我可能随时随地都可能会被有正义感的叔叔们给带走啊!

  虽然克丽丝蒂娜在别人面前的时候的的确确是会收敛一点,但那也只是在别人面前而已。万一有什么时候百密一疏,然后被有心人看到了,那就挺方的。

  特别是,如果被雪乃或者丽华这样的女孩子看到,森夏觉得自己就算是有十张嘴巴,都没办法说清楚这事情。

  到时候说不定在现实世界之中就能够上演一会“五等分的花嫁”什么的了。

  分分钟变成惊悚剧啊……

  而且以森夏的角度来看,这事情的可能性还非常大。

  “我……那个……”森夏刚刚想说什么,但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  “唔……”

  然而不等森夏这边动作,那边的克丽丝蒂娜却又压在了森夏身上,偏偏对方这压着的地方,还有些微妙,森夏一下子都使不出力气。

  “这里有人啦,先来后到!”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克丽丝蒂娜却开口了。

  妈耶!

  我要完了!

  等森夏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的敲门声更大了。

  完了。

  完了完了。

  就很方。

  就很方!

  就很方方方!

  完蛋。

  要死了!

  我该如何解释?

  在这个时候,门被拧开了……

  然后,卡住了。

  哦?

  对了。

  森夏忽然想到了。

  在克丽丝蒂娜进门的时候,似乎是把门反锁了一下。

  现在还有救!

  门外的敲门声变得越来越急促,森夏的冷汗直流。

  我和一个小女孩反锁在房间里面,这是一个误会……有人信么?

  肯定不会的啊!

  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怎么办!

  森夏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成了方形的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外门的声音停下来了。

  声音消失了,一切归于宁静。

  在这个瞬间,时间仿佛也重新恢复了流动。

  森夏准备爬起来,至少让自己先坐好,而不是躺在床头和克丽丝保持这种古怪的姿势。

  然而克丽丝似乎并没有打算让开,她撅着嘴巴,似乎对门口有些不满的样子。

  “克丽丝,你先让开……”森夏准备先让克丽丝离开这边。

 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森夏听到了钥匙的声音。

  “咔嚓……”

  门被拧开了。

  在这一瞬间,在这一秒钟的时间,森夏感觉,自己或许之后的人生就会在前面那个海崖下面度过吧,可能会被封存到水泥罐中……

  明明只是一个瞬间的事情,但是对于森夏来说,这一个瞬间却仿佛像是数百年、甚至上千年之久一样。

  那漫长的时间直接让森夏失去了语言、失去了心跳。

  “克丽丝好狡猾!”

  一个充满元气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  随后,森夏就看到一个和克丽丝蒂娜非常相似的小女孩跑了过来。

  “为什么要甩开我!”

  一个眼泪汪汪的女孩子。

  和非常时尚靓丽的克丽丝不同,这个女孩子虽然和对方很相似,但是却有一种比较微妙淳朴的气质,她穿着一件比较朴素的连衣裙,竖着麻花辫。

  她就这样的冲了进来……

  “不要打扰我和哥哥啦!”克丽丝蒂娜撅着嘴巴,“维多利亚!”

  这个小女孩大概就是叫维多利亚了。

  森夏松了口气。

  好险。

  还好还好,她是一个小女孩。

  “可是,克丽丝一下子就跑掉了!我被奶奶抓住了!”

  维多利亚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  “哥哥,抱歉啦,你能不能帮我安慰一下维多利亚?”克丽丝蒂娜一边说,一边往森夏的这边蹭。

  “为什么是我啊……”

  “因为我和维多利亚说过,森夏哥哥是非常好的哥哥哦,但是维多利亚不相信。”

  ……你是把我当成什么网红商品在进行安利嘛?

  森夏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吐槽之力在源源不断的涌出。

  “没事啦,克丽丝就在这里。”森夏走了过去,另外一只手牵着克丽丝。

  “唔……”维多利亚抬起了头。

  “来,大家手牵手,克丽丝是不会跑掉的哦。”

  森夏选择了卖队友……

  ……

  二合一的喵喵喵。

  原神的女主能舔爆,可惜不是长发,胸怀也稍微不够宽广,倒是团长的紧身裤……

  :。:
188bet官方网址

看过《东京绅士物语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