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战吧!

  战平安、聂凌波二女,及流光府风家、夜月府玄家、断天府韩家、焚天府祝家、镇灵府鬼家、海渊府汪家这六位家主,目光冷冽,杀气腾腾,一个个身着灵装,冲天而起,悍不畏死的杀向黑暗命树族的诸强者们。

  “凌波!!!”当空便闻战平安一声暴喝,聂凌波立即心领神会,配合默契的他们,直接锁定浑身上下燃烧着愤怒火焰的树烈,上来就爆发出她们最强的攻势。

  黑暗命树族的至强者树烈,这时候正多多少少有些懵圈呢。

  亦或者说,树烈在源界深处,与诸天强族恶战了十万年,被它击杀的强者不知凡几,可从来没有见过像今天这般诡异的手段。

  甚至,刚刚若不是黑暗命树族的未知种突然爆发,把它给丢出了寒意笼罩的范围,树烈都不知道被拖入那漩涡之中,究竟是否还能够成功活下来。

  故,刚刚所发生的一幕幕,至今仍然让树烈有些心惊胆颤。

  而在此之前,树烈还在嘲笑“千手”树乌迟迟未能拿下圣境修行者,简直辱没了黑暗命树族的荣耀。

  可是现在树烈完全不这么想了,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种族十分强大,他们已经完全不逊色源界深处那些来自诸天世界的强大种族,绝对是诸天世界的佼佼者。

  因此,刚刚树烈还真有些被吓到了,至今还有些懵圈。

  但到底是源界深处骁勇善战的强者,一开始还有些措手不及,可是面对战平安、聂凌波二女的强势攻击,树烈立刻就收敛心神,摆明车马,做好恶战的准备。

  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秘法,只见树烈捏碎一块水晶,用力一吸,身上的火焰瞬间更加猛烈的燃烧起来,身体膨胀至丈余,宛若一尊三米高的小巨人,携以滚烫的火焰巨剑,横劈竖砍,招式简洁,但却特别实用,洒下层层火幕,拦下战平安和聂凌波联手一击,激战不休。

  果然很强!

  树烈表现出来的战斗力,让战平安和聂凌波二女皆是心神一沉,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难缠程度,一举一动都威力惊人,绝对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。

  到是稳守住阵地的树烈,与战平安和聂凌波二女激战一番之后,发现二女的战斗力虽然不俗,可也就是“千手”树乌这个层次的强者,它树烈完全无惧,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。

  至于另外六位大敌,与十位黑暗命树族的强者战斗,实力也是层差不齐,除了配合默契一点之外,也不比“千手”树乌强上多少,也就是一般层次而已。

  也就是说,六对十,看起来打的旗鼓相当,但己方黑暗命树族强者都和树烈一般,只是被圣境修行者最初的手段给吓到,发现敌人并不足为虑之后,在绝对的人数优势下,很快就能够取得战果,奠定胜基。

  念及此,树烈心神大定,确认敌人并没有强大到让人绝望,只是使用一些没有见过的手段,这边不小心着了道而已。

  故,如此这般恶战下去,即便是没有黑暗命树族的至暗支配者协助,树烈也有信心强势拿下这群“弱小”的家伙们。

  “嘿~,你们就这点本领吗?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比客气了!”树烈叽里呱啦的说出一堆从没有人听过的语言,让聂凌波、战平安二女完全不知道它究竟表达了什么。

  可是即便如此,聂凌波、战平安二女还是从树烈的语气中听到了藐视。

  更重要的是,刚刚打起来还比较谨慎的树烈,突然间开始爆发,火焰巨剑连环挥斩,每一击都势大力沉,半边天都染成了火红色,蒸发的空气一片干燥,仿佛置身在炙阳笼罩下的沙漠之中。

  瞬息间,战平安和聂凌波二女就感觉到压力大增,甚至以战平安的无上神力,也不过勉强与树烈持平。

  但这也只是力量层次的比较,树烈每一击都夹杂着滚滚热浪,仿若能够焚尽天下,炙热烘烤之下,真元运转都莫名的晦涩许多。

  真强啊!

  聂凌波和战平安二女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,她们已经清楚的意识到,若是不愿付出一些代价,恐怕是别想短时间击杀这只恐怖的恶性生物强者了。

  念及此,战平安和聂凌波二女立刻就做出决断。

  尤其是首当其冲,正面与树烈展开攻伐的战平安,立刻就做出决断,目光凌厉,断喝一声:“小天,开启灵装超载模式!”

  「嘀~,超载模式已启动!」

  「嘀~,警告!警告!」

  「请注意,超载模式之下,灵装将会超负荷运行,长时间使用,将会导致灵装崩溃。」

  「嘀~,现根据使用者的情况进行计算,按照当前战斗的烈度,灵装预计会在五个小时过后崩溃。」

  「嘀~,现在开始倒计时……」

  五个小时吗?

  战平安低吟一声,脸色再也没有任何犹豫,还是全力开启灵装的超载战斗模式,立刻进入一种神战状态。

  进入神战状态之后,灵装之上搭载的两大核心动力路,立刻开始超负荷运转起来,里面蕴藏的能量开始喷涌,不再是平稳的输送,而是如火山喷发一般,大量吞吐灵能。

  嗡鸣声震天,一道道灵能纹路,在战平安的灵装之上亮起,透着奥妙的灵能之光,把整套灵装都衬托的霸气非凡,气势惊人。

  嗯?

  树烈立刻感觉到战平安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惊人压迫力,比之先前至少暴增了数倍。

  没错,这是为了应对生死决战的时候,苍穹集团专门为灵装设计的超载模式。

  在这种超载模式之下,灵装的各项性能将会全部解锁,达到灵装当前的极致,甚至数倍以上的性能,帮助灵装的使用者短时间里,获得前所未有的超强战斗力,应对死战。

  而战平安所使用的灵装,本就是特殊的个人定制版,并且由迪雅亲自设计,在苍穹集团内部也属于一等一的极品,性能优越。

  本就如此强大的灵装,现在开始超负荷运行,所能够爆发出来的威力,将会达到何等惊人的程度,已经是恐怖至极。

  轰隆~!

  只见战平安心念一动,不过是一个简单的驾驭,来自灵装强烈的推背感,让战平安超出先前数倍有余,几乎化作一个模糊的影子,突然间就杀至树烈的面前。

  惊!

  树烈脸色大变,显然错估了战平安这时候爆发出来的速度,看着近在咫尺落下的重矛,关键时刻也只能堪堪竖起火焰巨剑,勉强进行一个简单的招架。

  嘣~!

  神力翻天,无极战矛和火焰巨剑初一接触的刹那,树烈就感觉到,对方不只是速度暴增数倍有余,连力量也增强更多,令刚刚的旗鼓相当,变成了完全的绝对碾压。

  一时间,在这般强大的力量轰击之下,树烈被轰退数十丈之遥,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双臂不堪负荷的颤抖,火焰巨剑之上都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。

  好可怕的力量!

  树烈脸色一变再变,看向战平安的神色前所未有的慎重。

  然,更可怕的还在后面!

  神战状态之下,战平安的不只是战斗力飙升,天生为战而存的她,在神战状态之下,整个人进入一种奇妙的玄之又玄的状态。

  唰~!

  只见战平安时机把握的十分巧妙,于树烈被轰退,刚刚站稳的一刹那,灵装身后悬挂的两套战匣打开,各种造型不凡的兵器,从战匣之中弹射而出,足足有八种之多。

  枪、棍、戟、斧、锤、槊、镗、锏。

  八种兵器,每一种都是重型战兵,再加上战平安手中本就沉重无比的无极战矛,攻九种重型兵器,光是看一下就让人头皮发麻,骨头发酸。

  现在,八种重型兵器环绕在战平安的四周,被某种奇异的力量牵引,心随意动,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战平安手中最合适的位置。

  只见战平安一个人,带动这八件重型战兵,仿佛风暴一般,冲向刚刚站稳的树烈面前。

  什么?

  树烈何曾见过这等场面,当场惊的脸色大变,似感觉到某种致命的威胁正在临近。

  而神战状态下的战平安,才不管你树烈怎么想,趁你病,要你命,该下的杀手绝对一点都不含糊。

  下一刻,无极战矛发出一声唳啸,呜咽而至,夹杂着足以轰塌山峰的巨力,以力劈华山之势,凶悍落下。

  “可恶!休要太得意了!!!”树烈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,全身上下火焰升腾,那熔岩一般的企图之中,开始散发出惊人的热量。

  紧接着,就见一根根火红色的树藤,从树烈的躯体之中弥漫而出,盘绕成一套坚固无比的铠甲。

  奇妙的是,木制品接触到火焰之后,应该会熊熊燃烧成灰烬才对。

  尤其是树烈这般强大的炎魔,它释放出来的火焰,理应一瞬间把任何植物都焚烧成灰烬才对。

  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因为寄生关系,树藤铠甲确实燃烧了起来,但却没有燃烧成灰烬,反而红的发亮,化作一套奇妙的火焰藤甲。

  同时,木材助长火势,让火焰燃烧的更加凶猛,光是看一眼就明显觉察到这套火焰铠甲的威力不俗。

  没错,这正是树烈强大的根基所在。

  对于植物来说,火焰绝对是它们的克星之一,所以黑暗命树族的寄生对象,一般很少选择火属性的强者,一个搞不好就会把自己给焚烧成为灰烬,寄生失败不说,还会丢了性命。

  可凡事没有绝对,一切都是相对的。

  黑暗命树族的确难以寄生火属性的强者,可若是一旦成功寄生,那么结果便不一样。

  木助涨火势,让原本就很凶猛的火焰,开始变得更加凶猛。

  这便是树烈的强大所在,即便是在源界深处,乃至黑暗命树族,他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,十万载征战,赢多败少,不知手刃多少大敌。

  而火焰藤甲更是树烈最强大的本领之一,攻防一体,几乎无懈可击。

  只见战平安重重一矛轰击在树烈的火焰藤甲之上,巨大的力量被盘横交错的树藤给分散开,真正伤害到树烈的已经十不存一。

  同时,重击之下,火焰溅洒,点点火星飞舞,夹杂着惊人的高温,从火焰藤甲之上席卷了过来,看起来好似一条咆哮的火龙,一口气缠住了战平安手中的无极战矛。

  高温之下,无极战矛直接烧的通红,如果不是质地坚固,恐怕直接就会被当场融化。

  可即便是如此,在这样的力量之下,无极战矛之上传递而来的高温,烫的灵装双手一片火红,滋滋直响,差一点就被烤熟了。

  “哼~!”面对如此诡异的攻击,战平安神色不变,轻哼一声,果断放弃手中的无极战矛,没有选择与火焰藤甲状态下的树烈死磕。

  但放弃了无极战矛,并不代表战平安放弃了攻击。

  别忘了,神战战匣已经打开,八件重兵相随,战平安并不缺乏趁手的兵器。

  只见战平安弃矛之后,双手一抄,一对战锤落入掌间,抬手连打,一触即收,巧劲暗藏,深含某种强大的技巧,丝毫不给敌人再次缠住兵刃的机会。

  尽管有火焰藤甲守护,树烈依然被轰的接连后退,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不堪。

  树烈自然不甘心被动挨打,几次想要找机会反击,可是虚空中时不时冒出来一柄仙剑,灵巧的一卷一绞,就成功对树烈的反击造成一定的干扰和干涉。

  很显然,战平安全力爆发的时候,聂凌波在一旁也没有闲着,支援总是在关键时刻抵达,让战平安总能够放心和安心的全力一搏。

  一时间,树烈打的非常憋屈,有一种浑身上下都是力气,却怎么也使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可惜,战平安才不管你树烈怎么样,八件重兵器轮番上阵,每一件都驾驭的如臂指挥,总能够在最关键的时刻,选择最正确的兵器,进行最正确的攻击,不断给树烈积累伤害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树烈即使有火焰藤甲守护,依然找不到任何反攻的机会,反而越来越狼狈,陷入绝对的劣势。

  甚至,狂攻片刻之后,战平安还抓住一个机会,重新从树烈的火焰藤甲之上拔出无极战矛,如此一来,九件重兵轮番轰炸,硬是轰的树烈毫无脾气,狼狈不堪。

  不过在战平安这般轰炸之下,即便是九大世家任何一位家主,也都该被轰死了。

  可是这树烈尽管十分的狼狈,却仍然坚挺,并没有露出太多败亡之相。

  同时,战平安虽然狂轰滥炸的很凶,大占上风,却也并非没有什么损伤。

  这火焰藤甲确实非凡,火焰气息弥漫,每一次攻击都会有火焰飞溅,形成一种特殊的溅射效果。

  以至于每一次攻击,每一点火星飞落,只要溅在战平安的灵装之上,就会烫出一个小坑,灵装外部的装甲有明显的融化迹象。

  更可怕的是,越是靠近树烈,它那一身火焰藤甲之上释放出来的热劲和火毒,就越是让人心惊胆颤。

  可以说,战平安的灵装:神战已经把冷却系统开到最大,时不时从里面喷出一股冷却用的液化氮,才保证灵装不会崩溃,被这高温所融化。

  可即便是如此,战平安仍然感觉呼吸火辣辣的,全身燥热,呼吸道都因为高温出现了严重的损伤,皮肤丧失水分,干裂起皮。

  然,即便是如此,顽强的意志力,高昂的战斗意识推动之下。

  战平安灵装覆盖下的表情,没有任何一丁点变化,仿佛不断积累烫伤的,并非是她的身体,而是别人的一般,她所有的精气神都用在一点之上,全神贯注的解决眼前敌人,不见迷惘。

  甚至,因为火焰藤甲的火焰反伤效果,让超载模式下的灵装,持续的时间狂降,也依然没有引起战平安任何一丁点关注,仿佛这套造价昂贵的个人定制版灵装,并非是自己的。

  渐渐的,面对这样的战平安,树烈越打越胆寒。

  疯子!

  疯子!

  这人是疯子吗?!

  树烈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咒骂着,它纵横源界深处战场十万年,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样的大敌,战斗起来是如此的疯狂,且疯狂之中还蕴含着一颗冷静的心灵,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不死不休。

  于是乎,纵使实力在战平安之上,树烈也禁不住心生一股寒意,被战平安凶猛的战意直接压制,丧了胆气。

  胆气壮,还可以拼一拼。

  可是一旦丧了胆气,面对神战状态下的战平安,无疑是最致命的一件事。

  不过这也不怪树烈如此,黑暗能量污染之下,恶性生物一向自私自利,即便是同族也都充满了阴谋算计。

  所以树烈在黑暗命树族虽然很强势,一副天老爷第一,老子第二的模样。

  可是仍然不缺少跟它竞争的存在,树烈不可想在这里损失太大,导致回去之后,面对更强的敌人,丧失一些主动权。

  另,对于恶性生物来说,充满劣根性的它们,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忠心耿耿,乃至为了族人牺牲的精神。

  死道友不死贫道!

  它人都死亡了也没有关系,只要自己还活着就行。

  故,源界深处的战斗虽然很凶,但是很少拥有拼命的战斗,大多数情况下每一只恶性生物更习惯明哲保身,信奉“活下去”的道理。

  没办法,这是黑暗能量污染之后,特有的劣根性,令恶性生物全身上下都是缺点。

  再加上恶性生物彼此之间可以通过吞食对方的黑暗能量成长,许多时候为了成长,连自己的族人也会下手。

  在这方面,树烈绝对没少做。

  就因为树烈没少做这样的事情,它才会更加珍惜自己的羽毛,可不想自己死了,成就他人的光芒。

  因此,树烈十分明白,自己这次若是损伤严重,一旦回到黑暗命树族,表现出些许颓势和衰弱,那些盯着他的同族们,绝不会吝啬吞噬树烈的本源为己用。

  比如说树烈前面还像教训小狗一般教训的“千手”树乌,这家伙若是抓住机会了,肯定会把树烈给吃干抹净,整个过程绝对一点都不含糊。

  可恶,即便是回去会受到惩罚,也不能把小命白白浪费这个偏僻的地方!

  树烈心中如此思考着,诡异的目光乱颤,心里面已经开始思考,接下来该如何设法逃走了。

  然,就在树烈思考如何逃走的时候,战平安忽然目光灿灿的说道:“你,害怕了!!!”

  :。:

看过《苍穹九变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