蜡笔小说 > 摄政大明 > 第九百八十三章.被自杀(一).

第九百八十三章.被自杀(一).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这个詹善常……只怕是不能留了!”

  听到赵俊臣的这般说法,方茹与张玉儿皆是一惊。

  “老爷你是要……”

  说话间,张玉儿伸出手掌轻轻一挥,做出斩头的动作。

  赵俊臣轻轻点头,说道:“詹善常的身份太过于敏感了,他是最先投靠于我的朝廷大员,若是他背叛我的事情传播出去,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御下无能,到时候谁也不知道‘赵党’众人会不会产生别的想法。

  更何况,他如今为陛下效力,自认为高枕无忧、前途无量,只怕也不会回心转意,我也无法在明面上针对他,若是平常时候也就罢了,留着他也能让陛下安心、还可以通过他交给陛下一些或真或假的消息!

  但今后这段时间,正是我的几项关键计划的成败阶段,所以我绝不能继续把他留在身边,只会是自缚手脚、耽误时机……所以,我思来想去,还是斩草除根以绝后患比较妥当!”

  说起来,詹善常与赵俊臣的离心离德,也是赵俊臣率先暗中打压詹善常的缘故,可以说是赵俊臣首先对不住詹善常。

  但官场之上,从来都是只讲立场、不讲对错,詹善常既然是在错误的时机选择了错误的立场,赵俊臣也只能再一次对不住他了。

  见到赵俊臣表态之际的表情平静,张玉儿的表情有些吃惊,却是突然间发现赵俊臣这次从陕甘三边返回京城之后,性格出现了许多变化,变得杀伐果断了许多。

  此前,像是这般斩草除根的手段,一向都是七皇子朱和坚的风格,而赵俊臣做事之际总是会给人留下一些余地,手段也较为婉转,轻易从不会害人性命——但如今,赵俊臣似乎也渐渐有了这般倾向。

  发现了这般情况之后,张玉儿愣愣的看着赵俊臣,竟是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经历了陕甘战事之后,亲眼见证到无数生命的消亡,也习惯了把将士们的伤亡情况视作一串冰冷数字,赵俊臣的性格自然是发生了一些转变,已经再也不像从前一般优柔寡断了。

  另一边,方茹却是没有任何质疑之意。

  方茹的心中只容得下赵俊臣一个人,所以在她眼中所有背叛赵俊臣的人都该死。

  听到赵俊臣的决定之后,方茹只是提醒道:“老爷,詹善常他就算是丢了官职,也曾经是朝廷大员,如今也是陛下的眼线,若是他突然横死的话,就必然会引来朝野瞩目,陛下也一定会心中生疑,厂卫们就会详细调查,咱们说不定就会被人抓到把柄,却是不得不防!”

  赵俊臣的嘴角含笑,悠悠道:“所以,他就要死得自然一些,让人挑不出任何破绽!恩,就让他自杀好了!”

  张玉儿终于回过神来,问道:“自杀?詹善常这种人必然是极为胆小惜命,他会是甘愿自杀吗?”

  赵俊臣的语气依然是从容淡定,缓缓说道:“他究竟要不要自杀,很快就由不得自己决定了!”

  *

  就在赵俊臣与方茹、张玉儿二女在书房议事的时候,这一天的朝议也终于是结束了。

  在这场朝议期间,洪正朔与马森二人苦着脸向德庆皇帝呈交了筹粮三策的奏本。

  没有任何意外,当洪正朔与马森二人提出了筹粮三策之后,顿时就引来了百官的一阵哗然。

  争议不断之下,这场朝议一直持续到了晌午未时才终于是告一段落。

  出于各自的立场,大多数官员皆是表态反对。

  但最终,筹粮三策依然还是通过了。

  原因无他,只因为国库确实是无粮了,河套战事的后勤粮草必须要得到保证,这才是朝廷中枢的当务之急,但百官们皆是无法提出更好的筹粮办法了。

  所以,每当是有官员表态反对筹粮三策之后,德庆皇帝就会用一种看似不偏不倚的态度,反问一句“这位爱卿既然是强烈反对,就一定是心中有更好的办法了?”

  就这样,经过了德庆皇帝的几次反问之后,被反问的官员皆是张口结舌、默不作声,于是百官们的反对声浪很快就变得微不足道了。

  百官们被迫同意了筹粮三策之后,他们自然是不敢记恨德庆皇帝,就纷纷把心中怒火冲着户部衙门发泄而去,尤其是亲自提出了筹粮三策的洪正朔与马森二人,更是引起了百官们的敌视,成为了百官们的眼中钉、肉中刺!

  一时间,户部衙门的乱象愈盛,所有户部官员皆是不敢抬头见人,洪正朔与马森二人更是灰头土脸、狼狈不堪。

  这般情况下,许多官员已经开始怀念赵俊臣主掌户部的“美好时光”了。

  正所谓“人比人要死、货比货要丢”!

  想当初,还是赵俊臣亲自主持户部衙门的时候,百官们并不觉得赵俊臣有什么好处,甚至还认为赵俊臣的性子太过吝啬,各大衙门每次向户部伸手要钱之际,往往是只能拿到三四成银子。

  若是各大衙门的官员跑到户部衙门理论,户部官员还会拿出账本仔细给你算账,最终结论就是这些银子已是足够各大衙门办事了,甚至还给各大衙门预留了一些油水,各大衙门与户部争辩不过,最终只能是碰壁而回。

  然而,户部衙门离开了赵俊臣之后,各大衙门再向户部伸手要钱的时候,就别说是拿到三四成银子了,绝大多数时候就连一成银子也拿不到,户部衙门只会反复重复国库已经没钱了,让各大衙门自己想办法再坚持一段时间。

  时至今日,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各派系、各衙门为了收拢人心,皆是要给中下层官员捞一些油水、发一些福利,正指望着户部敞开国库大门发银子呢,结果只等到了“没钱”二字——事实上,周尚景这段时间盯上了修河银子,也正是因为这般缘故。

 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,户部衙门不仅是拿不出银子,反而是还盯上了百官们的俸米,百官们自然是心中充满了愤慨。

  “赵俊臣不过是离开了户部三个多月时间,户部衙门竟是沦落到这般地步了?这样看来,户部当真是离不开赵俊臣啊!”

  一时间,有许多官员皆是想起了赵俊臣昨天昏倒之前的那一番感慨,他们的态度立场也就渐渐发生了变化。

  就这样,涉及到了百官们的切身利益之后,赵俊臣虽然是什么事情都没做,但他的官场评价反而是进一步提升了。

  舆论正在暗中酝酿着。

  可以想象的是,一旦是赵俊臣今后重获户部大权之后,百官们并不会表现出强烈反对的态度。

  *

  却说,都察院左都御史吕纯孝下了早朝返回到都察院衙门之后,心中回想着今天早朝上的情景,心中也是感慨万千。

  他是“太.子党”的核心成员,从前一向是看不惯赵俊臣,只认为赵俊臣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奸臣。

  但如今,真正离开了赵俊臣之后,吕纯孝才体会到了赵俊臣对于庙堂的重要性。

  “唉!都察院是一个清水衙门,许多房间已是年久失修了,御史们的外财不多,也是一向清苦……

  前几年的年关之际,户部也会体恤到百官们的难处,批银子的时候一向大方,我原本是想趁机向户部索要一笔银子,不仅是翻修一下都察院的房屋,也给都察院的御史们发放一些好处,让他们过年之际稍是宽裕一些……

  但眼看户部衙门的目前窘态,必然是拿不出银子了!唉,户部官员当真是无能至极,离开了赵俊臣之后,就连基本运转都无法维持了!”

  想到这里,吕纯孝也同样是忍不住鄙夷户部官员的无能,暗暗怀念着赵俊臣主持户部的时期。

  “说起来,赵俊臣也确实是能力不俗!前两年时间,户部衙门也多次遇到过困境,但赵俊臣无论如何都能拿出银子、想办法渡过难关,又哪里会有今日的乱象?

  赵俊臣也懂得轻重与分寸,哪怕是都察院一向是清流的汇聚之地,对待他的态度充满了敌意,但他也明白都察院官员的清苦,给都察院批银子的时候反而会大方一些,其他衙门向户部伸手药钱的时候往往只能拿到三四成银子,但都察院向户部要钱的时候,却是往往能领到五六成银子……

  这段时间以来,太子殿下对待赵俊臣的态度渐渐有了变化,不像从前一般总是刻意针对,我原本还有些心中不服气,只觉得太子殿下这是妥协了……但如今看来,赵俊臣对于朝廷还是有很大用处的,并不只是一个寻常的贪官奸臣!

  恩,赵俊臣确实不是一个寻常的贪官奸臣,若是一个寻常的贪官奸臣,又哪里能办成他在陕甘三边的那些丰功伟绩?这段时间以来,赵俊臣的清流评价已是渐渐扭转了许多,显然是有许多人的想法与我一样,渐渐意识到了赵俊臣的作用,却不能再把他视为一个寻常贪官了!”

  暗思之余,吕纯孝突然发现他对于赵俊臣的恶感已是渐渐消失了。

  这样的观念转变,让吕纯孝的心情有些奇怪。

  而就在吕纯孝的心中思绪百转之际,突然有人敲响了吕纯孝的办公房间的房门,禀报道:“左大人,刚刚有人向都察院送来了一封密信,是关于前任户部侍郎詹善常的一些罪行情报,因为事关重大的缘故,各位御史皆是不敢擅做决定,所以就想要请您亲自定夺!”

  听到禀报之后,吕纯孝不由是心中一惊。

  吕纯孝主持都察院衙门多年,很清楚都察院衙门的性质。

  简而言之,都察院衙门就是各派势力用来借刀杀人的那把刀!

  每当是各派势力想要暗中针对某位官员的时候,他们就会收集这位官员的罪证情报,然后暗中送给都察院,让都察院的御史们出面弹劾。

  所以,都察院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收到一些不知来路的罪证情报。

  都察院的御史们皆是言官,他们本身并没有能耐收集到详细的官员罪证,却又要卖直邀名,一旦是御史们的弹劾有效,本身也会立功,所以也乐意被人利用。

  前段时间,显然是有人想要针对詹善常,所以都察院陆续收到了许多关于詹善常的罪证情报,都察院的御史们也是纷纷弹劾詹善常,让詹善常不仅是丢了官职,还险些入狱问罪。

  但御史们收到罪证情报之后不敢做出决定,需要吕纯孝亲自做出决定,却还是第一次。

  这显然是因为詹善常这一次的罪行性质极为严重的缘故。

  所以,吕纯孝也不敢怠慢,连忙是离开了自己的办公房间,向着都察院的正堂赶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:。:

看过《摄政大明》的书友还喜欢